Rowena-罗伊娜

以前是是只熊,现在太累啦
爱还是会爱的可是饭圈再见
抱着志宏安静的饭凯源鑫鑫
好好学习努力画画写写手帐
努力终有回报

多幸运

想起了我家发发(;′⌒`)

长夏:

-要多幸运,如果你也喜欢我。


 


 


“喂?”


王源压低声音,室友都睡了鬼知道聊得好好的王俊凯为什么打电话过来。


王俊凯轻声笑,听见对方紧张的喘气声弯起一双桃花眼,不由自主压低了自己的音量,随着信号传递,轻缓温柔。


“现在是第二天了。”他语速不快,却不带半分犹豫,“我还是喜欢你的。”


听筒那头的呼吸仿佛停滞了一瞬,王俊凯笑眯眯的收回放在耳边的手机,自顾自挂上电话,又点开方才两个人聊天的微信,在屏幕上戳了晚安两个字。


王源咬着被子,在黑暗中笑弯了眼,一双晶黑眼睛格外明亮。


 


——要不然你再想想?这可不是一句可能喜欢就能敷衍我的,黑夜总能让人做出最冲动的决定,王俊凯,明天再跟我说这件事吧。


——你们明天运动会么?我来你学校找你吧,想参观参观。


 


明明方才还在为他的转移话题而暗自生气,现在却因为这黑夜的冲动在凌晨体会到这样汹涌而来的情愫,让“我喜欢你”这件事,终于不再是一个没有结果的命题。


 


>>> 


“放屁!你他妈嘴里就没几句话是真的。”王源气得要死,指着刘志宏就开始数落,“偷偷报文科这事儿是个人能做的吗?刘志宏你能耐啊!留我一个人在老邓手下受苦受难。”


刘志宏张着嘴嘟嘟囔囔说不出个理由,偏生边上路过个文科班的老师,原先带过他们高一几节数学,上来拍了拍王源肩膀:“小子火气不小,文科班可不轻松,到最后比你们理科要累多了。”


王源一抬头,直勾勾看了老师一眼,又瞥回刘志宏身上,幽幽道:“我可不是在说文科轻松,对吧刘志宏?”


心里头的小人挂起两根宽面条似的眼泪,刘志宏连连点头:“那必须的啊,谢老您赶紧走吧,我们班长这是和我生气呢!”


“哟和你生啥气呢?”谢老这人人如其名,老顽童一个,平时最爱凑热闹,“你和我说说,指不定就好了。”


王源对刘志宏翻了个白眼,他其实也没在生气,顶多对刘志宏出尔反尔的事有点不满,现在也不想多说下去,便回过身来给谢老三言两语解释清楚,末了加上句:“您说吧,刘志宏这人是不是忒不厚道了?”


“呀!”老头一拍脑门儿,“刘志宏不就是那个家长拜托我转了文理科的小孩儿么?”


刘志宏装模作样,委屈的不行往王源身上倒:“可不是嘛!我妈一定要我念文,我们班长还怪我不守信用!”


“去你的吧!”王源瞪大眼睛,“你和我说了理由吗?你他妈刚刚屁都崩不出来一个!”


谢老哈哈笑,抬手对着王源就是大力一巴掌呼噜到脑袋上:“你个小屁孩子,当我面说什么脏话呢?”


 


王源哎哟一声,伴着边上响起的扑哧一声笑,一抬头,就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老邓,身后跟着个没见过的男生,桃花眼,笑的时候露出两颗虎牙,这会儿有些不好意思,右手握拳置于唇边略偏开头,他吸吸鼻子有些尴尬,就听见老邓开了口:“转学生王俊凯,王源你作为班长多照顾着点知道吗?”


“我怎么还是班长!”王源瞪大眼睛,“你偏心眼儿啊?”


“偏心眼到你身上你还不高兴了?”老邓竖起眼睛,“再说咱们班基本没换人,就算投票也是你,还费那事儿干嘛。”


“我就不乐意当你班长。”王源嘟嘴,把王俊凯手上抱着的书分来一半,带着人躲过老邓拍过来的书就要走,一边抬起头对王俊凯讲话,“正好刘志宏,就我上学期通知转去了文科,那你就和我坐呗?没意见吧。”


王俊凯摇摇头:“没意见,你……叫王源?”


“三点水,来源的源。”他抬起头,眉眼弯弯笑得随意。


而王俊凯逆着光,因为半个头的身高差微微低头,桃花眼微微弯着,唇角也上扬。


“王俊凯,英俊的俊,凯旋的凯。”他想了想,又接上一句,“咱俩同姓。”


王源眨眨眼,拿肩膀去撞王俊凯,撞到后就哈哈笑出声,是让人不由自主想要亲近的气质。王俊凯跟着他坐下开始整理课桌,心想这人难怪会让传说中严肃的老邓另眼相看,嘻嘻哈哈的相处就像早就认识的朋友一般,让他对新学校忽然充满了期待。


 


Wake me up.


但那是一道唤醒爱情的,九月的光。


 


 


>>> 


王俊凯转校的理由成迷,王源问过好几次都被人轻描淡写的带过,不是指着题目问他上课说的解法有几个,就是拿起手边的错题本说去趟办公室。次数多了王源也就不再提这事儿,心里想着王俊凯这人可真是混不熟,他们同桌快要一个月,平时体育课也一起打球,偶尔还一起吃饭,虽说寝室不在一起吧,也算是同进同出了,偏偏王俊凯还是不冷不热,刘志宏那儿倒是有不少八卦,倒豆子似的给王源说,他也不全信,只觉得这些小道消息可真是瞎胡闹。


任何事情都能往大了说,就算是父母离异了又能如何,偏要说人家是父母出轨,就见不得人好似的。


老邓倒是私下里让王源对王俊凯多照顾些,如果有情绪不对的要及时安抚,王源却觉得男人哪有那么脆弱,王俊凯这人再正常不过了,却被所有人看的弱势,从办公室回来后就难免带上了情绪,趴在桌子上盯着没完成的完形填空发起呆来,王俊凯听到动静看他一眼,嘴唇一张一合却最终没有发出声音来,只静下心做自己的作业。下节自习课改数学,少了四十五分钟作业课,今天的作业要写完就得抓紧时间,老邓进来后瞪了两眼王源像是有些不满意,王源却没理,反倒是过了阵就趁着老邓没注意,戳了戳他的腰,递过来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纸条。


王俊凯挑眉,抬起手来把纸条压到书下头拆开,看着上头歪歪扭扭的两行字轻笑出声,王源在男生里字算好的,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写得就乱七八糟,连带着上头的话也带着让人觉得滑稽的温暖。


他倒没想到王俊凯的回复来的那么突然,没忍住把纸条夹进数学书,伸手去扯了扯对方的手腕,凑过去刚要说什么,就被老邓的粉笔砸中了脑袋:“王源!王俊凯!要说话就出去!”


王源刚看到王俊凯传的话心里头正忧心呢,听着这话连忙对老邓使眼色,“唰”一声站起来,扯着王俊凯就往外走:“出去就出去。”


 


等到真的站到门口,彼此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王源却忽然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指着王俊凯的鼻子轻声道:“我居然为你伤害了老邓?”


王俊凯笑弯了眼睛,一边挥开他的手:“去你的吧。”


又过不了多久,王源忽然戳了戳王俊凯的腰:“我其实听了挺多八卦的。”


“恩?”王俊凯偏过头来,“所以呢?”


王源睁大了眼睛,忽然转开头,盯着身前的地面,压低音量:“但是我觉得,哪有男人会这么脆弱啊,你不说为什么转学,大概也只是不愿意提起吧。”


“是没有必要提起。”王俊凯轻笑,“我难道需要你们同情我么?”


“所以啊……”王源咂咂嘴,觉得王俊凯说话有些不留余地,却意外的对他胃口,“我都没问了,你还说呢?”


王俊凯低下头,也许是视线可感,王源也抬起头来,两个人忽然在安静的走廊上对视着笑开,不约而同的想起了方才那张纸条,带着墨香被夹进数学课本,藏起一个轻飘飘,又不可或缺的秘密。


 


——我不问你为什么转学,咱俩做好兄弟吧?


——父母离婚了,跟着我爸所以转学。


 


王源忽然一拳砸到王俊凯肚子:“我说不问当兄弟你就给我说了理由,这是要兄弟不做了是吧?”


王俊凯目瞪口呆,连忙一手捂肚子一手在唇边竖食指发出嘘声,还没说完呢就听见老邓的声音从前面传出来:“做你丫的兄弟!王源你给我滚进来!”


教室里哄堂大笑,王源从后门冒了个头,却见老邓脸都红了,怕是气得不轻,连忙嘻嘻哈哈的跑回座位上,也不道歉,只乖乖的找了卷子坐下听课。王俊凯尴尬的不行,他可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事,哪里知道王源平时瞧着乖,能这么和老邓闹着玩,气着了也不怕,大概还是拜那张脸所赐,就那么乖乖坐着时,瞧起来着实是乖得很。


 


 


>>> 


王源和转学生王俊凯的关系变了。


刘志宏也说不上到底哪里出了变化,仿佛从某一天开始就突然发现这两个人变得亲密了不少,王源让他说出来个一二三,他仔细想了想。


比如说,他的八卦里王俊凯素来是有点洁癖的,但是他和王源却忽然开始拼饭,据说是王源攒钱买了双球鞋,最近生活费有些紧张,就拼一拼能省一半饭钱。王源却对此提出反驳,认为王俊凯有洁癖这种事就是个小道消息,小道消息不可信,再说了,好朋友一起吃一餐盘的菜怎么了?他又不往里吐口水!


刘志宏想想,倒也是这么个理。


又比如说往常周末王源都是找他写作业,却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几乎都是跟王俊凯一起去图书馆,翻牌子都要好久才能翻到他。王源听了却是狠狠敲了他一顿,说他们俩一个文科一个理科,一起写作业没共鸣好吗?还翻牌子呢,简直不可理喻。


刘志宏继续想,可不能让王源再说下去了,不然又该提到他学文的事儿了嘤!


 


>>> 


然而说到关系变得亲密,这一点上王源自己倒也能发现些端倪,反驳刘志宏的理由大概只有他想的简单才会相信。这还不是最让他焦躁的,最难接受的,大概是期末成绩排名出来,他作为高二二班班长,排名居然落在了王俊凯后面,虽说分差不大,但也够让人郁闷的了。


王俊凯转学前的进度和这边不一样,他第一次月考的时候还只能勉强排到中游,后来就越来越爬到前头,他们班在年段里虽说不是最好,但也能排的上名次,属于时不时就要在早会上被点名表扬的重点班级,王俊凯这次居然考了第一,他却是堪堪排在第三,第二名是班级里一个女生,平时就是个只知道看书的学霸,王源是一次都没能考过她的,居然被王俊凯超过了,他倒是为兄弟开心啊——


“干嘛呢?吃饭去啊。”王俊凯扔了垃圾回来,经过时顺手呼噜一把他的头发,王源抬起头来,带着凉意的眼睛斜斜瞥他一眼:“你这题怎么解的啊……”


“怎么,被我超过了不开心啊?”王俊凯坐下来,把自己的试卷递给他,“以后我的东西你自己找得了,反正也没什么。”


“开心啊,你考得好我当然开心啊。”王源撇撇嘴,“但是感觉有点郁闷,你这人怎么这么深藏不露啊。”


王俊凯捏他的脸:“什么叫深藏不露,你平时睡觉的时候我都在写题好吗?”


“噫!”王源瞪大眼睛,故作生气,“你居然偷偷学习,你这人怎么这么有心眼儿啊?”


“哎你说你这人,我让你别偷懒了吧?”王俊凯也不恼,伸着手指去戳他额心,蹲下身和他平视,“大家都在努力学呢,你也不能仗着基础好就偷懒,这次都掉到第五去了。”


 


王源眨眨眼。


——糟糕


“知道了。”


——太温柔了


王俊凯勾起唇角,桃花眼弯弯。


——这个人


王源捂住脸。


——太犯规了吧


 


这大概是第二件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是比最还要超标的程度。


新学期刚开学,刘志宏那人收了封送给他的情书,坏心眼的在一起吃饭时小声在边上念,王源被酸的不行,一边偷偷看王俊凯的表情,那个人伸长了脖子去到刘志宏身边,一边看一边说字写得还不错。


“有生之年遇到你,竟花光所有运气。”王俊凯挖了口饭抬起头,笑眯眯的,“你可是人家的所有运气啊,小心点儿处理。”


王源心里烦的很,拿过情书夹到书里,还不忘瞪了眼刘志宏,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又想到他不是女生,大概这辈子都没办法对王俊凯说出一句喜欢,要是哪天说出口了,指不定就被当成傻逼嘲笑呢?


大概是人的心里一旦心事,时间过起来就会特别快,每天写写作业,周末和王俊凯约一约图书馆,高二的第二个学期结束的飞快,这学期被王俊凯管着没有偷懒,也可能是一起努力的氛围让人觉得特别好,出乎意料的超过了学霸女同学,跟王俊凯一前一后占了一二名,在段里也进了前十,得了父母不少奖励。


回学校领成绩单那天王俊凯去得早,暑假里他总会到临市和他妈一起过,耽搁着领了成绩单,第二天就要出发,却没想到他去得早,王源到的更早。


带着耳机披着校服趴在桌子上睡,两张桌子中间还贴着他抄的课程表,趴在那儿的少年肤色白皙,从耳机里传来不清晰却有节奏的打击乐,细细观察下那人还在桌子下拿脚踏着节拍,显然是没有睡着的。


再仔仔细细看一眼,露在外头却闭着的眼角睫毛颤颤,唇角微扬,阳光下好看的不得了,他深吸一口气,掩去心里压抑着的情绪,几步上前拍他肩膀。


“这么早?”


 


王源吓一跳抬起头,看见人后下意识笑弯了眼:“早点出来凉快。”


——还能早点看到你啊。


 


 


>>> 


高三一开学,老邓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板上的同桌拆开单坐,重新拍了座位,这样的事他自然不会提前和王源说,王源听到后也着实是郁闷了会儿,几乎要揪着王俊凯不放,一脸舍不得的样子,事后想起来连自己都觉得有些反应过度。王俊凯没有多想,反倒觉得分开坐指不定更能静下心来学习,捂着心口开玩笑:“毕竟我同桌帅的我天天盯着他发呆哈哈……”


王源笑眯眯的朝他扔书,对着一众在笑的同学翻白眼:“这个人上课的时候,眼睛就没离开过黑板好吗?”


不管怎样,老邓的换座调令一下,他和王俊凯两个人之间最终隔着一个女生坐稳,下课偶尔约着去个厕所,上课却是再没有了交流。王俊凯偶尔丢纸条过来问他要不要一起吃饭,王源便隔着女生对他点头,下课后默契的往食堂去,但更多时候这都是提前说好的,很长一段时间下来,王源也就收到了王俊凯的八张纸条,两张问他下课去不去厕所,三张约饭,三张约球,虽说没有之前那么亲密,但也差不离,他和王俊凯之间的关系总归是回比一般男生好一点的,但……


还是有那么点不甘心。


而时间就在这似有若无的不情愿中一点点流逝,挂上高考倒计时牌的时候,王源磨磨蹭蹭的问了王俊凯高考志愿是哪里,又提前说了自己是想去C市,那边学校的教学水平高,他还有一个朋友在那边,过会比较方便。


王俊凯却是看了他一眼,轻笑道:“大概不会去太远吧,看最后成绩了,可能会离我妈近一些。”


“你都不想和我上一个学校啊?”王源趴在桌子上看他,眨巴眨巴眼睛露出故作委屈的样子,王俊凯拿笔去戳他,脸上的笑和往常没有半分不同:“恩,不要你,陪我妈。”


王源心里一酸,又是心疼王俊凯,又是自己终究无疾而终的暗恋,干脆趁着睡意上涌,在临近分离的春天,趴到在课桌上,挥挥手让他赶紧走,闭上眼想要快睡着。


 


睡吧,睡吧。


一觉醒来就是新的开始。


 


 


>>> 


毕业晚会是一个最特殊不过的时间,也容易发生最让人猝不及防的事情,王源揉着宿醉后的脑袋醒来时,脑袋里闪过的画面全是昨晚借着酒劲当着全班人的面抱着王俊凯哭的画面,既是对这三年高中生活的不舍,更是对和王俊凯即将到来的分别的不舍,连刘志宏那样平时没心没肺的人都难过的很,更不要说他了。那时候神志还清楚,还听得清老邓笑他第二天起来要后悔,他仔细想了想后来,四周没人后被送回家,抱着王俊凯又表白又流鼻涕的人,肯定不是他。


“QAQ!!”哪里有地缝能钻一下啊喂!


倒是还好学校没有要回去领报考材料的风俗,所有的事情都在考完试当天直接结束,当时还在难过少了个跟王俊凯见面的机会,这下倒是庆幸的很,明明是要全都放在心里当做秘密藏一辈子的事,忽然被这样随随便便的说出口,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见面才对。


以至于看见来电显示是王俊凯时,一接起电话就对着那头狂解释:“我喝醉了说的话都是不作数的王俊凯!你别乱想啊我就是喝多了脑子不清楚你知道的我这个人酒醉后说的话根本不能信哈哈哈哈哈……”


听声音王俊凯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平平淡淡的带了笑:“我知道啊,这有什么好急的,你赶紧起床吧,躺久了头疼,一会儿喝点蜂蜜水,不然要难过的。”


“嗯……”松一口气的同时又闷的很,同时升起了干脆就告诉他的冲动情绪,大概喜欢这件事,能让人变得不像自己,他以前哪里是这样磨磨唧唧的人,肯定是有什么说什么,不高兴了就不高兴,那还会像现在这样,“我知道啦,有时间的话出去玩啊,我都有空的。”


王俊凯还是笑,看不见脸也不知道他真正的表情,但大概还是弯着桃花眼的样子吧,涟涟情意,都快要溢出来的错觉。


“好啊,报考结束前我都在,报了志愿才去我妈那儿,你……有事也找我。”


王源这边窸窸窣窣的起床,声音也只听了个大概,断断续续的,脱了衣服才接话:“好啊。”


 


好什么好?


他对着镜子翻起一个大白眼,好就有鬼了!


 


暑假里见过两面,第一次去了体育场打篮球,光顾着打球忘了交流,却被阳光下流汗的少年晃了眼;第二次先看了电影后去图书馆,安静的场合不适合交流,又盯着他干净温和的侧脸出了神。


王俊凯是宿敌,也是宿命,是他逃不开的青春记忆。


最后他如愿上了C市重本,跟朋友会和,王俊凯的学校在临省,离得不远,但也隔着三小时动车的距离,跟他们曾经不到十厘米的同桌距离想比,跟他们曾经手掌抵头的零距离想比,还是太遥远了。


遥远到大一一整年,他们只在五一时见过一面,起因是刘志宏组织着几个高中同学到C市来玩,顺带着王俊凯也准备过来看看他,四五个大男孩聚在一起,逛完景区逛各大网吧KTV,钱花出去一大把力气也花光,他和王俊凯却没能认真说上一句话。


 


他偶尔想起那封情书,经由王俊凯嘴里说出的那句广为人知的话。


——在有生之年遇见你,竟花光所有运气。


王源眨眨眼,在夜深人静时说这句话不好,遇见就花光了运气,怎么还能走到一起呢?


怎么能呢?


 


 


>>> 


而他要有多幸运,才能让我喜欢你,也得到我也喜欢你的回答。


微信里的上一次聊天是一个月前,他闲着没事给王俊凯发过去的两双球鞋,问他哪一双好看,王俊凯过了十分钟回他,说第二双他也有。


聊天结束时王源也在网上下了同款鞋的订单,这也是缘分啊,他喜欢上了他也喜欢的鞋。


 


王源喜不喜欢王俊凯,这对于王俊凯来说是一道难解的题,比高考时数学的最后一题还要难。本来只想把喜欢小心翼翼的藏到心里,一点都不表现,希望能做个王源眼里的好兄弟,不辜负了对方的信任。却在毕业当天听到了梦里才能听到的话。


他肯定忘记了前一晚他的回答,也忘了夜色掩盖下的那个吻。


他那么紧张的解释,那么想要做一个好朋友。


 


成为情侣后的第一次见面,王俊凯笑眯眯的走近,熟练地牵住王源的手,能看到王源泛红的耳廓,能听到自己紧张的心跳声,和眼前一团团盛开的粉嫩花簇。


王源眨眨眼,忽然抬头,却看见王俊凯轻咳一声紧张的转开了脸,便不由自主在手上使了几分力气,赌气道:“你没有反悔的机会的。”


“谁要这种机会啊?”王俊凯连忙转回来脸,看见的却是王源不怀好意的表情,眼角一弯就有了坏主意,也不顾忌附近的人,飞快的在王源脸上亲一口,又当着他的面舔舔唇,眼瞅着对方的羞怯从好看的眼角冒出来,这才慢悠悠的开口。


——“明明毕业那天就该在一起。”


 


 


 


>>> 


他有一点可惜。


可仔细想想,这已经是一件无法计较自己有多幸运的事情了。


王源喜欢王俊凯。


王俊凯喜欢王源。


 


 


 


 


 


 


----------------


我们宝宝生日快乐~


上午下午都满课的周二忙到现在连你的生日会都没有看想想好失望呀,但是很高兴你又长大一岁啦。


最近三次元生活不太顺利,总觉得自己处理不好所有的人际关系,大概会让很多人都失望吧,所以写完这篇又要匿啦。


LOFTER今晚抽,换了浏览器才发的,这篇就大家有缘看吧,而且这篇写的乱七八糟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在写些什么/笑。


Happy Birthday~天龙哥的生日祝福要酷酷的中英文各一次!

评论
热度 ( 1335 )

© Rowena-罗伊娜 | Powered by LOFTER